2007/09/02

9月1日

9月, 新學年來了.
暑假完了, 真令人懷念呢.這三個月過得很開心. 首先有大半個月在香港渡過.剩下來的在洛杉磯渡過.

5月中旬到6月尾回香港去.
還記得回到香港的那一晚, 自己不能入眠. 那麼一早起來呆良久. 想了又想, 結果冒雨跑了去中環吃個早午餐.
跑了去喝我最愛的絲襪奶茶. 只有香港才有那麼香和濃的奶茶可以喝到.

隔幾天去了打兩支牙齦針, 痛死要命. 呵. 那次不是第一次打了.
自己在打了後的第三四天走了去吃燒鴨瀨粉. 心想: 回到香港怎能不吃自己最愛吃的燒鴨瀨粉呢? 已經過了一兩天, 釘子也不掉出來. 即是沒事! 可以去吃.
結果走了去美心, 看著價錢牌. 冒著打釘的位置還有四分痛去叫美味的燒鴨瀨粉.
當我把那碗燒鴨瀨放在桌上自己坐下望著它時, 心感自己行不行? 吃了兩口, 心感不妙. 為什麼我的口有血的味道, 而不是燒鴨的鴨味? 我把筷子放到碗上, 凝望著自己最愛的食物. 內心只感到很無奈, 心情插水. 唉!! 雖然是痛, 那碗瀨粉的下場是在我的肚子𥚃. 我是把它如喝水一樣"喝"下去.

自此知道自己又要吃最軟的食物, 如煮得如水一樣的粥. 似乎所有自己的最愛都暫時無緣, 唯一例外的是凍奶茶.

香港呢? 除了吃, 還有別的嗎? 有! 和朋友踏單車. 由大圍踏到大尾督, 踏了三個小時多. 途中下了兩場大雨. 樂透, 也全身濕透.
單車都變摩托!


九龍塘又一城, 旺角和尖沙咀.

2 comments:

Slow Cheddar said...

Oh!Tanks guy!How are you?
Your blogspot its very very good!
kisses;

Jérry~雨雨 said...

樂透

心也濕透

很精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