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8

我,卑微的銅鐘,在廢墟裏睡得非常安穩。

我,卑微的銅鐘,在廢墟裏睡得非常安穩。/文﹕馬家輝 2006年12月19日

【明報專訊】我被搬走了。搬到哪裏?不知道,這裏很黑暗,也很溫暖,四面無聲,靜若廢墟,如果可以,我其實願意在這裏一直睡下去、睡下去。

坦白說,我不太在乎自己在睡在什麼地方,因為無論睡在哪裏,即使睡在廢墟,都比屹立在碼頭旁邊日夜替香港人準時報訊來得好。

那份差事本來還算不錯,我不計較被風吹雨打,因為居高臨下看覑港人此來彼去、行色匆匆,自有一番靜冷紅塵的萬千趣態,49年了,我看港人,猶如親人,我猜港人看我,亦應如此,人鐘之間,至少於我而言,隱隱然命運相連。可是,我日報夜報、報了整整49年,僅有9年回歸歷史的特區政府居然還嫌我妨地礙事,居然還要把我急急拆走,沒良心到這個地步,我實在沒有興趣繼續承擔這份報時任務了。俗語不是說「人要面,樹要皮」嗎?鐘樓也要尊嚴啊,特區政府往常修橋補路,毫不理會阻塞交通而公然於白天進行,如今拆我這座區區鐘樓,不但事前沒有舉行任何紀念儀式,反而像做小偷一樣在凌晨黑夜把我煎皮拆骨,事後又不肯公開宣布我被葬在何方,原來我在或瘦或肥或高或矮或有鬚或無毛的政府高官眼中,竟是如此不值錢、如此不值得尊重,我幹啥還要死皮賴臉地留於原地。

但我當然要對你們說聲衷心感激﹕謝謝你,年輕人;謝謝你為我捱冷吶喊、捱餓抗議,你的熱情與好意已經成為我於告別碼頭前的珍貴回憶,也更將成為你和碼頭之間的這段集體回憶的高貴句號。面對你們,我相信有許許多多人是應該感到羞恥的。

怎可能不羞恥呢?一些政府高官,以粗糙劣拙的方式諮詢所謂民意於先、以斷章取義的方式隱瞞報告事實於後,昂昂然、凜凜然,自以為是全知全能的上帝,呼風喚雨,填海造地,視歷史為無物,壓文化為糞土,以「發展」之名意圖消滅既有香港,以「經濟」之旨努力操控百姓眾生,這一切,看在早已學懂珍惜歷史記憶的正牌國際大都會眼裏,難免可笑。高官們口口聲聲說「早已做過諮詢」,但真正問題是,好好的一座碼頭鐘樓,高高的矗立眾人眼前,明明值得保護保留,如此簡單的事情擺在前面,最初為什麼還要在諮詢計劃裏提出拆卸之議、看看是否有人提出反對呢?為什麼不能從一開始就自動自覺地想辦法將之保住呢?是否只要沒有反對聲浪,就敢於妄動而行、為所欲為?市區的重建和發展計劃,是否都要建立在「有反對就考慮保留,沒反對就想點就點」的狂妄基礎上?箇中邏輯,不是「反智」,又是什麼?

是的,諮詢,年輕人啊,這倒值得你們在休養好身體和精神之後,跑去問一問最初曾被「諮詢」的那群議員和所謂專家。

在立法會和區議會裏的那些高貴的議員,今天人人如喪孝妣地召開記者會說要求政府錘下留鐘,左一句保育、右一句文化,但請問當年當時在政府交出荒謬的拆鐘建議之際,他們的聲音在哪裏?他們可曾提出過什麼像樣的抗議?有人表示當時當年由政府提交的諮詢文件「頗為欠缺」,但碼頭鐘樓數十年來大剌剌地擺在眼前,即使諮詢文件刻意簡陋,你們就不會自動自覺地探究到問題的可能性和嚴重性? 是否政府不提供足夠資料,你們就不必主動問責?你們到底是懶惰,抑或愚蠢,再或兩者皆是?你們的存在再一次證明,這是專家失效的年代,這是悲哀的年代。

至於在什麼古蹟什麼保護的委員會裏的一些或這類或那類的專家,今天人人或避不露面或噤若寒蟬或推搪卸責,彷彿他們當年當時已有先見之明而早知此難,又彷彿他們當時當年已經盡了責任去提出議異去鼓吹留鐘,若真如此,面對政府一意孤行,為什麼沒見他們挺身而出喚醒社會注意此事之事態嚴重?是否一旦坐在什麼什麼委員會之內,就不敢說真話,或不敢大聲說話?到底,是政府高官過於霸道,抑或是這些負責替你們看管文物的所謂專家過於懦弱?

是啊,年輕人,值得你們追問的人和事實在太多,所以,你們必須多休息,盡快把體力復元,以便來日奮力再戰。我沒讀過書,但曾聽一位四眼仔站在我的腳下讀過一段古語。他好像是說,民初有一個名叫嚴復的老頭子用8個字形容袁世凱政府﹕始於作偽,終於無恥。我對眼前亂象的最大感覺,正是如此。而在這8個字的指引方向下,可以預見,前頭尚有更多的集體回憶有待你們保護,皇后碼頭、油麻地差館、灣仔街市、域多利監獄、廟街……你們絕對不會閒覑。

所以啊,我建議你們在「絕食49小時」之後,改換一下遊戲,逆向思考,反道而行,到皇后碼頭前搞一個「喪食49小時」派對,以便補充體力,來日再戰江湖。而且,你們廣邀議員和專家和高官出席,請他們把各式創意食物吞進肚胃。你們可以把蛋糕製成各式各樣的文物形狀,碼頭、監獄、警署、唐樓、街市,讓他們在把食物塞進口腔的過程裏,感受一下把集體回憶消化溶解的恐怖感覺;他們在吃文物,也就等於吃香港。

好了,孩子們,暫時停止吵鬧,回家去休息睡覺。 我也要睡了,這裏很黑暗,也很溫暖,他們不告訴你這裏是哪裏,我也不知道這裏是哪裏,我只猜測,這裏應該是廢墟裏的廢墟,而我,卑微的銅鐘,意外地,在這裏,睡得非常安穩。

馬家輝 資深傳媒人

From Ming Pao
暫時寄宿一下. XD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