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5

新生

自己
自己

現在我身在美國加州Azusa.
很多事對於我來說是全新的, 新的生活方式.
例如走出自己的不一定有食店, 有超級市場.
我可以走路去, 可是整條路只是有幾個人是走路.
別以為3分鐘車程是很近, 走路可能要走二十至三十分鐘.

好啦! 我會向朋友說我在這裡很開心.
因為沒有傷心的記憶.
雖然在香港不是只有傷心的記憶, 傷心會慢慢把開心吃掉.
忘記?! 自知是不可能的事實, 很多事情是刻骨銘心的.
可以的話, 我會刻在"石仔"上.
誰說記憶的事是開心多於傷心, 我的記憶中令我哭的事數也數不清.

我不是悲觀的人, 只是關於心情的記性特別好.
可能是因為基於自己的性格, 這方面的特長是引起, 幫助性格.
坦白說其實畫個笑臉給我, 我已經可以笑足一整天.

十七歲的生日快到.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
十六歲這一年是我出生到此以來最該刻骨銘心的一年.

"最美麗的謊言."
很愛這一句.

很愛 ex- 這個prefix.
由某日開始, 我在同學前加上ex-.
笑. 我很想找在香港的朋友.

笑.
如果說是無膽向你說自己的所有的話, 我會說自己喜歡有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
好讓我感到安全.

很想把一年空下來, 讓我自己一個人上路去.
別要擔心我, 我會寄明信片給在香港的"自己"(這是剩下來的精神).
我是喜歡行, 只是行路.
如果你問我行街是甚麼, 我只會在街上行路.

我在想. 如果一個人死後, 還會懂愛嗎?
如果人不再是人, 而是一個靈魂.
他會說話嗎?
如果一個朋友不再是朋友會是甚麼?
不如簡單一點, 甚麼是朋友?
很想找位朋友在夜晚說到有結論為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