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6

愛哭的石

我這舊石頭很愛哭.
或者內心根本是一個小孩子.

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純真, 還是幼稚.

不知道. 我想說我現在甚麼都不知道.
一切由今年三月花展開始.
之後約會, 到她的家玩.
我認為她是一位好情人. 至少對感情認真.
只怪自己和她快不在香港讀書.

在讀伍華時曾經想過不必為男女等事煩惱.
反正一班男生說說笑笑.
而且自己有半點獨立的個性.
關係要來就來, 只須她允許開始.
女人變得很快.
有時自己問是否走得太快, 結果是自己走得太快.

如果自己問別人是否太幼稚, 我想幼稚的是自己.
還是別人已經討厭天真的我呢?
不知道呀. 甚麼都不知道.
我只想去哭. 那刻的我根本是一個小男孩.

笑著會是一個面具嗎?
坦白說大方一定是面具. 我根本在某些事惰上會很小氣.
假若人生有第二次...

我會把我的愛收在心中, 彷彿不存在.
免得自己做錯. 沒有開始亦不會結束.
問題是自己會很愛一個人, 亦很會憎恨一個人.
甚至一開始由愛變成恨, 由恨變成愛.

試過戀愛大過天, 真的大過天.
想過為愛一個人連工作都放棄.
結果理性比感性早來了, 這個想法被理性說了一頓.
走在街上彷彿甚麼人和事已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身邊的一位.

今天? 不知道可以說甚麼.
想喝酒. 我想痛快地喝一整瓶啤酒.
好讓自己的理性去旅行, 自己在醉乎乎的想著...想著...

我只想把愛的感覺好好的保存在心中, 永不過期.
時間可以在當愛燒的火紅火熱時停頓下來.
好讓我保存這種溫暖.
多麼像童話呀.
時間走過, 剩下的是一堆灰.
那時候看著灰, 會是哭下來了.

很喜歡深夜時漆黑一片, 顯得火是多麼的明亮.
吹起微涼的風, 顯得火是多麼的溫暖.
這一年半內我哭了很多.
最瘋狂的時侯是一天哭幾次, 和一位小孩子沒有分別.
沒有啦. 現在只能一個人坐在床上哭.

心情其實很壞.
往開心的時間快, 回到傷心的時間亦快.
心情壞得一句話都不想說.
一說便和一位精神病人一樣和別人說千次都不會累.
有需要時, 我真的會與別人說同一句話千次都不會放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