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6

煩.

無頭髮煩, 有頭髮又煩.

好了. 晚上和鷹說了.
感覺真是... ...很好很好很好!

鷹:一名來自台灣童軍伙伴. 女, 獨身. 剛三字頭吧.
感覺真的是很好很好.
那是整個人覺得被釋放了.

把所有煩惱丟在腦後面.
我??
想的只是讀完書和出來再玩過.
lol~~

或是呆在圖書館內發霉吧.
發霉的圖書館男人.

雨雨, 對不起. orz
我覺得自己添了很多麻煩給你.
別記在手就是啦. ^^"

和鷹一傾msn便傾了兩小時多.
不斷的打字. XDD
真的很暢快.
除了在頻上當值時, 餘下的時間我不喜歉說irc上面的是非.

好啦好啦. 又是joti的時侯.
我不再是童軍, 亦可能不在香港.

當你在想象雙方距離是那麼遠, 事實大家已在身邊.


****現在在聽****
擺渡的歲月(星空奇遇鐵達尼校歌No.2) - 麥潤壽

獨白的一段說得很有道理和很感人.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