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8

似人非人底牌

I wish I.....
I wish I...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 Jack Twist@Brokeback Mountain
我願我...我能夠和某某某走路...

bus stop
要摸別人的底牌就如夢境一樣, 幻得幻失, 卻實際上a與b之間的距離是那麼很近.



難道我自己根本不明白自己? 我自己當然明白自己啦! 好朋友真是好朋友, 往往會說中我心底那一句.
今天和朋友在聊暑假時會做甚麼自己想做的事. 我和他也想去旅行, 目的地可能是日本, 也可能是....香港, 亦即是我現在的地方. 早前和媽媽聊, 她好像很想有人伴她去旅行, 我頓時呆了一呆. 想起再之後有朋友問我會否去旅行, 我自己當然想和那朋友去, 可是那人和事實上不太可能.

我相信我和那朋友終有一天大家會走在一起, 一起走一段很短的路. 呼......(來個大嘆氣)......

一個人有甚麼好與不好呢? 自問一下便會知道, 當一個人時如果可以的話我很希望那朋友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或者是通一個很長的電話對話, 就算是大家沒話說也好. 至於一群人去走, 大概是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應付. 說來說去我都是希望有時一個人, 有時大家走在一起也沒有問題. "石"就這樣怪的生物, 似人非人.

我是那麼一個浪費時候的人. 在腦海裡想很多次, 有足夠的自信便會上馬去做好事情. 可是要有足夠的自信, 不如借東風一樣的容易. 時快時慢, 記得上一次會是失手嗎? 我在想下一次見到同一個情景該是怎樣做, 直到下一次時時機已經過去了. 噢!

<<斷背山>>, 那部電影, 那個詞. 近期"斷背山"一詞常掛在朋友和我的嘴邊. "你又'斷背山'呀?!". 自己知道自己事. 有時候給自己想一下, 那友人的舉止, 那人大笑的樣貌和笑聲, 使甜酸的感覺一起湧上心頭. 其實這些事情對於當時人 - 我來說已分不到甚麼是黑, 甚麼是白, 我不知如何再能夠與那些人一起走下去; 不過事實就是每天起床後都要走, 無論路是多艱難. 自己日間是臉上掛笑的模樣, 可是在傷心的日子時依舊一樣, 不同的是晚上在自己快入睡的時候淚會慢慢地從眼簾邊流出來, 犀利的時候也會哭得內心會感到自己心痛. 做人幾分清醒, 幾分醉.

唯一自己知道, 以及可以向那些人說的是:怎麼苦的東西為什麼偏偏要發生在你, 你和我的身上呢? 你會是前世, 上一生以前幹過甚麼事, 使得自己要受那麼苦的東西呢? 要麼在現實生活之中你得不到那種快樂, 卻換來一堆傷心? 發自內心的笑一笑, 世界更美妙. 你的世界應該還是很美妙的.

註:很討厭潑婦. -v-"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