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31

初三赤口

燈飾
2006年位於香港九龍尖沙咀海港城的中國農曆新年燈飾.

IMG_0204
2005年位於香港九龍尖沙咀海港城的中國農曆新年燈飾.

無錯, 今日是農曆年初三赤口. 回想昨年今日應該是與一班oxfam club的朋友在泰國. 我見他們在今年日記也提一提, 我又怎能不提這件值得回憶的事呢? :p

恕我直言, 對於我來說可能天天也是赤口. 性格使我的話那麼尖銳, 尖銳得可以傷害別人.

自己知道自己有很多想法, 有很多話想和人說. 可惜的是有話說不完, 卻未說前已經忘掉要說甚麼. 這很多人都會遇上這個問題, 當自己在想有甚麼與別不同的時候, 其實自己就與身邊的人一樣遇上同樣的問題. 根本沒有甚麼特別. 人生如一場很大型的舞台劇, 不同時候, 在不同場地, 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流露不同的感情, 不同的對白.

難道自己不了解自己如何傷害別人, 把別人傷到哪個地步嗎? 心知肚明, 我又怎會不知自己不是一位好人呢?! 暫時很容易會對號入座, 看了一會Sex and the City, 慾念又長出來了. 真心去愛一個人是否錯, 錯就錯著出現的時間, 時間不是問題, 問題早已存在我可以很傻地等著, 等著的時候那人卻愛上另一位男生. 那麼我還會等嗎? 不知. 我也不會和你說, 即使再真也不能打動那人的心. 是否我要定義一下真心的意思呢? 真心的意思無非是不說假話吧.

再說一次, 都沒有人會相信我. 是聽者疑心大, 還是我根本不可信呢? 我不想再說多次, 再就也不能改善大家的關係, 還可能使大家的關係踏上不歸路, 那是值得的嗎? 直到清醒時理性地想, 發現錯的時候已經太遲, 甚麼已經無法補救. 別為那些事情而哭, 不是不值得, 而是該想如何避免同樣的失敗.

那人是有能力看透我的內心在想甚麼, 和甚麼女生一起, 甚至愛甚麼女生. 那是了不起, 知道再多的事實又如何呢? 結果得來的是被我傷害, 或是被所愛的人傷害呢? 不得而知, 我知道的是很聰明, 在合適的時候扮傻是很討人喜愛的. 你不會在燈火闌珊處等待我, 讓我再次踏入閣下的內心. 準確點說我們還未開始過, 卻這樣說不會是我的作風. "勇於承認"的我會向自己說自己曾經在那人裙下, 愛上那人. 那算吧, 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 會是值得回味. 我又何妨不認為自己愛那人是很值得?! 那不是第一次發生同樣的事, 我不是救生圈, 也沒有資格當大家的救生圈. 若是要逃避的話, 那倒不同忘卻以往發生過的事情, 好讓大家的友誼重見於眼前. 我不想再和那人談論誰對誰錯, 因為在我的立場我是犯下很多罪過, 卻在另一方立場又爭論咱也犯下錯.

和解. 退一步, 深呼吸, 平靜的心情, 清醒的頭腦, 加鳩鴿和橄欖枝. 把事情調解.......
是否要一個調解的組織, 以和平的手段調解紛爭. 再以最終的權力核心, 仲裁委員會? 要前者多於後者.


若是那樣, 我必要離開大家, 往異地掛念大家. 請...別要哭, 不是不值得, 而是沒有人會愛一個哭著的人, 別誤解那句的意思. 也許我該再次戀上那人, 就算是單戀也應該的. 留下的人應是真心愛大家吧? 經時間沖淡的感情, 只有真心用愛的人才會留下來.

很抱歉, 這個話題對我, 對大家已經不是甚麼新聞; 它是在困擾我的心, 不談它還有別的東西談嗎?

我今天又看別人的東西, 回想自己, 是否太遲開始, 還是自己不自愛呢? 愈是愛著你, 愈是對你傻. 對不起, 這可能是我. 我不能夠再使你笑, 你不笑我會很難過的. 當我很渴望愛情時, 愛情卻不在我身邊; 在我不想愛情時, 愛情偏偏要發生. 壓力已達到很高的水平. 誰能開解我的內心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