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6

無言

頓時感到我的內心很重, 很希望妳別再次說這句話, 我求妳別再說這句話. 我雖然很想哭, 卻理性在強行控制我不要哭. 可是沒有辦法可以絕對阻止我感情失控. 與妳通完電話後, 原本內心平靜, 理性的一切又再次變成亂七八糟, 我一人坐在燈光昏暗的床頭淚水一滴一滴地由眼角流下來. 在這時我會很快會聯想到當一種職業, 永不去做這種很瘋癲的事. 但我知道必會有人反對我去的. 很討厭妳為甚麼會這樣絕情, 為甚麼當初妳不理會我, 為甚麼要對我這麼樣殘忍? 自己知道妳是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 這樣做也是為大家好的. 一下子我受不了. 自從你再說那句話後, 我已經強行多之忍住不讓自己的內心發瘋. 結果是被你在電話筒內激動的語氣給自己一個藉口發瘋.

妳知道那種辛苦的感覺是如何. 我已經嘗到這種感覺很久, 沒有說話要想向妳說, 沒有東西再想向妳抱怨. 留下的是一種感覺已經滿足, 這一種感覺流連在心中. 如妳所說那段時間是的確是浪費, 時間已經過去, 事情已成為歷史的一部份. 自知是浪費, 是不值得的, 卻仍然讓它們流逝因為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目的不是衡量值不值得, 不是再在計算一分鐘在妳身上賺取到多少重量的愛. 而是過程中那一種的感覺, 看到妳的微笑, 你那微笑時可愛的樣子比黃金還要貴. 你的確是一位很好的朋友. 再說千百次"我愛妳", 也改變不到妳的心意.

現在我把時間化為文字. 化為一堆又一堆的文字. 變呀, 變呀, 一小時變百幾個字, 續而成文. 另一個選擇是去一人坐在寧靜的地方靜靜地哭. 前者的確令我很舒服, 後者不是不好, 當我回想太多時興之所到, 也控制不到. 我曾經認為妳身邊有很多男孩, 而我是其中一小個. 事實亦如此, 救命. 懷疑, 也妳被懷疑過. 我很想哭, 一邊哭一邊想為甚麼我會這樣. 哭時, 我的心頓時重如一個鉛球被地心吸力吸著. 妳別再一邊說話一邊哭好嗎? 要哭的話, 我陪伴著妳哭. 我不想失去妳, 一位好朋友. 可說是需要妳.

無奈, 我很不想向妳道歉, 亦不希望你太過認錯. "謝謝. 對不起."這兩句已沒有效用, 自己感到大家的距離會拉遠, 求妳千萬不要這樣做呀!! 也許準確點來說妳根本沒有做錯, 哪為甚麼要拿事情上身向我道歉呢? 放鬆點好嗎? 別讓妳自己的壓力太大, 有涯隨無涯, 殆已. 妳再次出去吃次晚飯, 我怕妳因此感情再次失控. 我自己也有點罪過, 我這些又傻又蠢的人很難理解妳的話, 要和妳說的話太多. 也許我應該關心妳多些. 我會在妳身邊關心妳和等候.
寫文令我最舒服的地方是我以文字來舒發自己的情感, 一針見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