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8

星期三

今天平常上學日子. 吃過午飯的時候去找修女練英文會話, 很奇怪地我期待著那段時間來臨.今天還未完全不想她, 她會在我腦海中閃過一下就飛往別的地方. 回想昨天自己說的話, 一邊想一邊反問自己是否說對. 看來有傷害到別人嗎?? 很想她, 卻知道她不是自己最愛的人, 沒有甚麼值不值得. 有朋友和我說過很妙的話, 人人也說著很妙的話, 就連自己都說些教人半懂半不懂的話. 看來她被自己傷害後, 自責的心又開始對我曾經沒有經大腦說的話作批評, 使我整個人想道歉又不是, 感謝又不是.

對! 說愛一個人很容易, 要實踐卻是很難. 令我想不通的是為甚麼她會有那麼多次沒有開始的事在她身上發生?? 很奇怪. 我寧可一邊等候著一邊觀察. 聽到她說話時吞吞吐吐中帶點想哭, 也被她感染得很想哭. 和她說我一人坐在床頭邊哭, 要數和她說之前也不知哭過多少次. 求妳可否理會一下我嗎, 常使我感到妳是半理半不理. 沒有甚麼再想抱怨, 夠了! 情願是一名啞巴, 也不想我的話傷到她. 說想找她自知會被人掃出門外, 也不知為甚麼要去找一次. 很傻吧. 妳笑一下好嗎?

今天看過明報和經濟日報的副刊專欄, 有李純恩, 阿寬, 梁文道等等. 阿寬說男女關係的題材很吸引, 使我每天追看他的短文. 有人會懷疑我笑得很假, 對人很傻. 無論你是怎樣看我, 我自己知道自己是真心地笑; 對人太好而不是傻, 傻也可能是希望愛人關心自己. 我就是我. 我很害怕妳會不相信我, 妳會不理會我. 這些東東好比毒藥一樣, 每一次發生我就沈一會. 那種很怪的感覺又會出來. 坦白說, 我不會每一分每一秒在掛念著妳, 不會掛念妳如要死的一樣. 有人提醒一下我, 自自然然掛念她的感覺又會浮在心頭. 她/妳理解嗎? 很想再和妳通電話, 妳說過會出來吃東西的. 說過的要做呀! 很恨妳常常在說話中設置陷阱.

No comments: